【白夜谈】2022年,谁还在看魔兽争霸比赛

  Happy,现今奇迹般的War3选手

  相比十多年前,War3比赛的观赏性提升了很多,战术思路和节奏都远非当年可比。我回坑先看的是Ted的解说,听着职业选手充满Jī情的直播解说,一边感谢各路老板的大飞机,感觉十分新Xiǎn。后来看多了有点吵,Jiù转移到infi直播间。之前我只知道infi是人族选手,人称塔魔,是我最不喜欢看的Yī类打法。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,infi已经精通四Zú,随机玩De很溜,欠欠De说话风格又迷之对我胃口,便一路追了下来。

  2019年Nèi段时间我看了两个月,然后逐渐流失。没有后续内容更新的游戏就是这样的,来来Huí回就是这些东西,打出花来,也避免不了审美Pí劳。

  再次观看War3比赛已经是今年7月,这次是偶然被FQQ的对局录像吸引。FQQ是一位水平不错但没到职业级的人族主播,打法以非主流而著称,阴招频出,戏剧性十足。喜欢FQQ的人是真喜欢,讨厌的也真讨厌,但不管怎么说,FQQ给魔兽解说UP主们贡献了很多素材,也给死气沉沉的War3圈子带来了一些涟漪。

  

  FQQ一人撑起半个魔兽解说圈(图源:平川电竞)

  2022年的War3圈子更加落寞。

  期间War3有过一次绝无仅有De机遇——在《魔兽争霸3重制版》推出前后,官方声势浩大,各赛事品牌都加大了对War3的投入,2020全年奖金一度与War3巅峰时期的2007年持平。后来结果大家都知道了。我想,那些打了十几年比赛的老选手当初有多期待重制版对War3的振兴,后来就有多失望。之前积攒的所有希望都化作云烟,一切大势已去。于是今年ESL取消了魔兽争霸赛事,War3失去了最后一片职业阵地,至于前两年网易暴雪搞得轰轰烈烈的黄金赛事,也随着重制版的失败不知所踪。

  但Xuǎn手们并不缺比赛打。

  这次我注意到很多此前没听说过的赛事,比如“TP杯”“特逗杯”“天Xiù杯”,Yī查发现是War3选手凑一起赞助的比赛。是的,选手自己赞助然后自己比赛。要么就是各路喜欢War3的老板Wèi爱发电。一场场Zàn助下来,竟然也做到了比赛不断,目不暇接,每周都有很多新鲜对局看。

  这些比赛的奖金大多很少。如今只需Yào花不到两万人民币,就可以让全世界十几位顶尖选手凑Dào一Qǐ打上几天,为魔兽解说UP主们贡献一个礼拜的素材,养活一个小小De电竞生态。他们之中有很多是前WCG世界Guàn军,想到这里总让我感慨Wàn千。而Tóng样人称“Dead Game”的Dota2,上个月刚在沙特Jié束了中东老板赞助De第三方比赛,奖金池有400万美元。

  比较Xīn慰的是,War3这个圈子还有一些Xīn面孔。前几年Jiā入的不死选手120和暗夜选手彩色已经能独当一面,而新人15sui和卡号也成长迅速。资本似乎并未完全放弃这个曾经在全国掀起Guò电竞热潮的项目。前段时间Dǒu音刚主办了中韩对抗赛,彩色也入驻了抖音直播,虽然关注数不Duō,也算是拓宽了一些平台渠道。

  三年前,我的同事采访过一次Moon,在那篇报道的后台评论里,很多人惊讶Yú“Moon怎么还在打比赛啊?”过了三年,Moon还在打,Shèn至状态还又有所回升,在近期的一次比赛中干掉了Happy夺得冠军。顺带一提,Xiàn在暗夜vs不死的主流战术已经变成了KOG首发+三攻防精灵龙空军主力,与曾经的战术体系大相径庭。

  

  岁月的痕迹

  War3毕Jìng祖上阔Guò,承载过一代PC玩家的记忆。前阵子B站出现了一个专门解说2007前后经典比赛录像的UP主,叫“魔兽Zhēng霸bo”。我看了Jǐ场比赛,解说的水平很高。用当下的视角重Xīn解读,跨越版本变迁,有种特别的感受。同时我Yě深深感受到,当年Nèi些激动人心的Bǐ赛,如今看来观赏性已经大不Rú前,战术思想落后,节奏拖沓。我边看Biān想,现在随便拉出来一场小比赛,都比过去的大赛好看多啦。

  但很Yí憾,没有多少人知道War3还有比赛看了。

  

  说真的,要是没这期白夜谈,我都忘了这游戏是什么类型。

  ——CaesarZX